行业新闻

从3D《西游.降魔篇》看周星驰的“颠覆与创造”

  当初传来周星驰要拍摄《大话西游》的前传时,真的没有想过他会拍出这样一种风格的并且使用了3D技术的《西游.降魔篇》。

  近几年我们见惯了香港导演炒冷饭搞砸锅的事情,总觉得抄袭别人没有危险,抄袭自己总是相对安全。但是这种炒冷饭的行为已经渗透出了香港电影创造力的日益贫乏,无力应对日益火爆与多元的电影市场。向来以高产著称的香港电影本来就有着泥沙俱下,鱼龙混杂的特点,类型电影已经暴露出了日益疲软,缺乏创新的危机。我们眼睁睁看着许多大导演都栽了跟头,更何况周星驰的上一部电影《长江七号》也确实令人失望。我对《西游降魔篇》的期待真的不能再低了。

  周星驰在“锵锵三人行”的节目中聊西游,他说小时候读《西游记》从来没有真正读完过,但是每次阅读的时候仍然被其中宏大丰沛的想象力所折服。我们传统价值观对《西游记》的诠释是带有一种先入为主的人性偏见,我们很容易在孙悟空等这个角色上注入人类自己的情感。从小说虚构的角度看,这个角色本身就是妖,就如同《大话西游》中那句经典台词,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这种自然的属性无可更改。但是我们看到的所有关于电视或者电影的改变都忽略了孙悟空身上的妖性。所以周星驰说他改编西游记最初的设定就是想从妖的属性出发,奠基了整个故事的走向。
 
 
  现在我还觉得意外,真的没想到他会拍出这样一部颠覆经典的西游前传:具有了周星驰一贯的喜剧风格,故事的源本仍然是传统的,演绎则完全颠覆了传统——但是这种颠覆具有了一种震人心魄的说服力。

  在电视剧版的《西游记》中,收复孙悟空等三人的过程尤其是制服猪八戒的段落具有了喜剧的风格,我们常见的孙悟空也是嘻嘻哈哈的性格,但是他们的暴虐天性被遮蔽了。而周星驰则抓住了这个被我们长久忽略的部分,尽量张扬这种妖性的暴烈与残忍,似乎只有淋漓尽致地展现出这种妖性的绝对之恶,才可能衬托出西天取经的紧迫性与意义相关。

  于是,我们看到了这样的一部以毫不留情的杀戮、暴虐成性的残忍、嗜血成狂的恶魔为主题喜剧电影。喜剧是周星驰电影的底色,但是这种喜剧的属性天然与杀戮的是相悖的,我们在观看这部电影时多少有些短暂的不适感。但很奇怪的是,你从不会觉得喜剧这种表演风格会有损于这部电影所延伸出来的悲伤。

  舒淇饰演的驱魔人成为了唐三藏西天取经路上顿悟的道具,似乎只有通过爱情的消逝,我们才能懂得爱与世界之间神秘的关联。这是周星驰电影中那些永恒而伟大的角色,女性的爱化解人性的丑陋,女性的牺牲衬托男性的猥琐,以及伟大意识的觉醒。我们熟悉周星驰电影中的这些美丽容易凋零的角色,她们的存在让我们意识到周星驰电影的内核还在,他的喜剧精神还在。

  我们曾经一度担心过,当一位喜剧之王开始越来越多地借助于3D电影技术会不会丧失他自己的风格。从观影效果来看,这种担心完全都是多余,当我们的目光并没有被众多的明星角色所吸引,反而越来越地开始关注那些一个个不知名的小角色时,我们就会意识到,无论这部电影具有多么宏大的场景,多么绚烂的科幻画面,多少大明星的出演,它仍然是一部不折不扣的周氏喜剧。当然,唯一不同的是,曾经的喜剧之王已经退居幕后,但是这部电影中任何一个角色身上都有他熟悉的影子分散其中。

  周星驰近些年似乎很痴迷电影技术的运用,当我们一度声称国产电影数十年内无法与好莱坞电影相抗衡时,他潜心四年打造的魔幻史诗《西游降魔篇》拥有了一种迷人的光芒。他精心塑造的每一个角色,完美打造了那些不可能存在的故事场景,让我们意识到一直在拉近我们与“他者”之间的距离,而且这种距离的靠近可贵之处在于,并没有让一个导演丧失自己独一无二的风格。回首看看近些年上映的国产电影中,还有哪一部还能够达到这样一种严苛的衡量标准的?

  《西游降魔篇》是一部典型的周氏喜剧电影,但是它同时也是一部融合了同时代许多电影人难以企及的优点,具有一种强烈的震慑和颠覆意味的反传统电影。当然,也许反传统的说法是不确切的,因为真正的传统从不用颠覆,它一直都在那里,就看你的视野是否能够达到传统的要求,是否能够完美的诠释出传统所能涵盖的所有意义。

  从《西游降魔篇》里,我们还能看到一种国产电影希望的微光,那就是作为一个导演对电影倾注的真挚情感,他绝不满足于过去的自己,只想创造一个新的自我。